我聽從賢勝的意見

留在了龍家

龍俊亨像是把我當空氣般

對我視若無睹

我對他的關心

也都被冷眼駁回

 

 

 

 

 

 

 

 

 

 

 

醒來後的龍俊亨

完全變了個人

笑容就跟他的記憶一樣

從他臉上消失

回到龍燄後

他將裡裡外外都重新整頓

連他自己也改變了

現在完全

就像一般的黑道老大一樣

冷血、狠戾、殘酷、無情

我愛的龍俊亨

彷彿已經不存在這世上

 

 

 

 

 

 

 

 

 

 

 

我們已經

無法回到從前了嗎?

 

 

 

 

 

 

 

 

 

 

 


難道這就是老天給我的懲罰

懲罰我之前那樣丟棄俊亨

所以現在換我來承受痛苦

那麼

我也是咎由自取

怨不得誰

 

 

 

 

 

 

 

 

 

 


φφφ

 

 

 

 

 

 

 

 

 

 

 


起光在俊亨的傷完全痊癒後

就離開了

賢勝雖然也住在這裡

但因為很忙碌的緣故

導致他兩三天才會回來住一天

隔天又再回去忙

莫大的房子裡

除了龍家原本的傭人

就只剩下我和俊亨而已

 

 

 

 

 

 

 

 

 

 

φφφ

 

 

 

 

 

 

 

 

 

 

想著俊亨每天都這麼忙

吃外食應該會吃得不習慣

這樣的話

今天我來做晚飯好了

順便煎俊亨最愛吃的醃肉片

這可是張媽的拿手菜

張媽是梁家負責煮飯的阿姨

之前常常拜託張媽煎肉片

讓我去作曲室找俊亨的時候

一起帶去吃

 

 

 

 

 

 

 

 

 

 

 

按照之前

在一旁看張媽醃的方式

先將肉片放進碗裡

拿出幾顆蒜頭

用菜刀壓碎

再丟進有肉片的碗裡

另外準備一個碗

倒入可以蓋過的醬油

加入糖粉攪拌

必須讓醬油

變成甜甜的醬汁

才算成功

 

 

 

 

 

 

 

 

 

 

 

 

可是我好像

倒太多醬油了

導致

我現在不管怎麼加糖

都還是鹹鹹的口感

哎呀

不管了

最後把半成品的醬汁

倒入裝著肉片的碗裡

然後放進冰箱

 

 

 

 

 

 

 

 

 

 

 

 

把肉片冰進冷凍庫後

開始其他菜的烹飪作業

都完成後

我拿出手機

撥電話回家

不多久就接通了

剛好是張媽接的

「張媽,是我啦,耀燮。我有事情要問妳。」我開口問

「原來是少爺,怎麼了嗎?」

張媽溫和的口氣

突然讓我很想哭

 

 

 

 

 

 

 

 

 

 

 

「就是我想做菜給俊亨吃。張媽妳那個醃肉片還記得怎麼做嗎?」

「當然啊~ 那可是少爺妳最愛吃的菜之一呢!」張媽開心的說著

「如果醬汁太鹹怎麼吧?」

「就把醬汁全倒掉,然後加糖粉和肉片一起攪拌就好。」張媽一步一步的教著我

「那我懂了。謝謝張媽~」

像之前一樣

露出了代表性的梨窩

一時忘記

對方看不到

 

 

 

 

 

 

 

 

 

 

 


「不會。少爺啊,有空的話回來家裡吃飯吧。老爺和夫人都很想念你呢。」握著手機的手抖了一下

「好。」靜靜的回應

直到對面傳來掛掉電話的聲音

才回過神來

好像真的已經

很久沒回家了啊.......

 

 

 

 

 

 

 

 

 

 

 

照著張媽的話

把肉片從冷凍庫拿出來

倒掉所有的醬汁

肉片因為醃製的關係

從紅色變成醬油色

接著倒入糖粉

洗乾淨手後

下去攪拌

 

 

 

 

 

 

 

 

 

 

等到手有點刺痛的感覺

才想起

肉片剛從冷凍庫拿出來

微微結冰的狀態

溫度也很低

這樣直接用手下去攪拌

會凍傷的

可是都已經伸下去了

就這樣吧

 

 

 

 

 

 

 

 

 

 

 


忍著手指傳來的刺痛感

邊加入糖粉邊用手攪拌

直到肉片有甜甜的口感

才洗好手

把肉片冰回冷藏庫

 

 

 

 

 

 

 

 

 

 


等一段時間後

才將肉片拿出來煎

當重頭戲的肉片上桌後

看著滿桌的菜色

我想

俊亨一定會很開心的

 

 

 

 

 

 

 

 

 

 


就這樣

我在沙發上等著俊亨回來

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睡夢中

聽見像是開門的聲音

想到是俊亨回來了

就馬上起身

穿上鞋子走到門口迎接

「你回來啦~ 還沒吃飯吧?我今天煮了晚餐,等等去幫你把菜熱一熱。」輕笑著

「不用了。吃過才回來的。」龍俊亨冷淡的說

抿了抿脣

想再繼續說話

抬頭卻發現

俊亨已經回房

 

 

 

 

 

 

 

 

 

 


來到廚房

看著餐桌上的菜

「看來......白做了,嗚.......好浪費。」

拿了碗筷

夾起桌上

已經冷掉的飯菜

一口一口的吃下

眼淚卻也

一滴一滴的在掉

滿滿的心意

就這樣

被拒絕了

 

 

 

 

 

 

 

 

 

 


你拒絕了我的心意

是不是也同時代表

拒絕了我這個人?

 

 

 

 

 

 

 

 

 

 


φφφ

 

 

 

 

 

 

 

 

 

 


「耀燮,俊亨是不是對你不好?」張賢勝憂心地問著我

他今天難得休假

待在家裡陪我

「沒有,他對我很好。」微微地笑著

「你騙我!整張臉皺巴巴的,哪裡看起來是開心的,你在這裡過得不快樂對不對?」他捏著我的臉說

「我沒事。」抓下他在我臉上作亂的手

 

 

 

 

 

 

 

 

 

 

「耀燮,如果你想離開,就離開。」張賢勝突然嚴肅的說

「我不離開,我要在這裡陪他。」意志堅定

「你真是........他現在壓根完全不理你,甚至把你當空氣,一點想親近你的感覺都沒有,不不,你還是走吧,留在這裡你會悶死的。」他無奈的說

「我不走。賢勝,你這樣我要生氣了。」佯裝生氣的說

「唉,傻孩子,你........咳,算了,你要留就留吧。」他敗下陣來

 

 

 

 

 

 

 

 

 

 


中午

我和賢勝在吃飯的時候

有個人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張少!不好了!家主今天交易的時候被暗算,現在兩方人馬正在激戰!」

「什麼!你馬上派一夥人來,我去幫忙。」張賢勝聞言馬上起身

「賢勝,我跟你去!」

聽到俊亨有危險

我怎麼還能待在這裡

「耀燮,你不能去,很危險。」他皺眉勸道

「我不管,我要去!我不會添亂的。」我哀求他

「好吧,你跟我走。」他無奈之下只好答應

 

 

 

 

 

 

 

 

 

 


坐上車

急急忙忙出發

沒多久

就到了交易現場

「耀燮,你待在車上,等到事情都結束後,再下車。」

張賢勝吩咐完就走了

聽著窗外響起的槍聲

我內心焦急

卻什麼也無法做

只能在車上等

如果我能幫得上忙就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

槍聲漸漸消失

我看見俊亨被人扶著

慢慢朝車子的方向走來

我急忙下車走過去

不料

眼睛喵到後面有個倒地的人

爬了起來

手舉起槍瞄準著——

「俊亨!」

我跑過去擋在俊亨身前

 

 

 

 

 

 

 

 

 

 

 

「耀燮!」張賢勝吶喊

腹部瞬間一痛

雙腳無力的癱軟

我以為我會倒在冰冷的地上

沒想到

掉入一個溫暖的懷裡

中槍的位置

疼得我喘不過氣

原來被槍打到這麼的痛

望向抱著我的人

在體力不支前

伸手摸著他的臉

「你沒事,就好...........」

眼前一黑

失去意識

 

 

 

 

 

 

 

 

 

 

 


φφφ

 

 

 

 

 

 

 

 

 

 

 

寧靜的白色空間裡

充斥著刺鼻的消毒水味

龍俊亨望著床上躺著的人

眉頭緊緊皺起

 

 

 

 

 

 

 

 

 

 

 


當時

有人從背後要偷襲他

是梁耀燮衝過來

為自己擋了一槍

不然現在躺在床上的

可能就是自己

 

 

 

 

 

 

 

 

 

 

 

「我不是那個愛你的人,所以別再自己騙自己了。趁你現在還沒有傷痕累累的時候,早點離開。」

龍俊亨望著在床上的梁耀燮

冷淡地開口

「愛你的龍俊亨已經死了。他,死了。」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

這句話

無非

是判了梁耀燮死刑

龍俊亨說完話就離開

病床上那人

滑落眼角的淚

沒有被看見

 

 

 

 

 

 

 

 

 

 

+++

 

 

 

 

 

 

 

 

 

 

為什麼

明明就是同一個人

怎麼卻說不愛我了?

 

 

 

 

 

 

 

 

 

 

- To Be Continued -

 

 

 

 

 

αααααα

感覺就像是在寫食譜XDDD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 Meng 的頭像
Li Meng

∞傷痕累累 .- ღ 痛徹心扉⋈

Li M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