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燮。」張賢勝喊著

「怎麼了?」我看著他

「我來帶你去見一個人。」他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

「誰?」疑惑著

「跟我走你就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會害你的。」他揚起嘴角笑道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害我,好啦,我收拾一下,等我。」

將一些基本的東西整理帶著

就跟著賢勝出門

 

 

 

 

 

 

 

 

 

 

上車後

車內的氣氛依然寧靜

卻帶著一絲詭異的感覺

賢勝要帶我去見誰?

過沒多久

窗外的景物就從高樓大廈

變成了樹林

最後在一棟郊外的別墅停了下來

 

 

 

 

 

 

 

 

 

 

 

 

「這裡,是龍家。」張賢勝說完這句話就下車

龍家?

我下車看著四周

不太明白賢勝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賢勝,我到底要見誰?」我朝著走在前方的張賢勝問

「俊亨。」

轟——

腦袋突然炸了開

俊亨不是已經死了?

帶我來見他?

 

 

 

 

 

 

 

 

 

 

 

 


「進來吧,我會跟你解釋的。」張賢勝對著愣住的我招手

我趕緊向前

進門後

在一張沙發上坐下

「其實俊亨,並沒有死,他是詐死,因為這樣,才不會有人來打擾他養傷。」張賢勝看著不解的我說

「你說的是真的嗎?俊亨沒有死?真的?你不要騙我...........」我激動地抓著張賢勝的手問

「真的沒死,很抱歉我騙了你說他死了,不這麼做的話,會有人趁他受傷時來趕盡殺絕,我只能等風聲過了,才帶你來見他。」他輕拍著我的手安撫

 

 

 

 

 

 

 

 

 

 

「他在哪?」我高興的不敢置信

「在樓上房間,還昏迷著。」張賢勝抬頭望向樓上

「昏迷?」皺著眉朝他的視線一同看去

「他從出事那天昏迷到現在,都還未曾醒來過。走,我帶你去見他,順便讓醫生跟你說明一下他的情況。」

張賢勝起身往樓上走

我緊跟在後

 

 

 

 

 

 

 

 

 

 

 

 

張賢勝走到一間房門口

停了下來

「這是俊亨的房間,隔壁這間的主人是醫生,他住這比較好照料俊亨。」

他伸手敲向醫生的門

「起光,我帶人來了。」朝裡面的人喊了聲

 

 

 

 

 

 

 

 

 

 

 

 


下一秒

醫生打開門走了出來

「你好,我是私人醫生李起光。」對方微笑的伸手向我打招呼

「你好,我是梁耀燮,是俊亨的........」我也笑著伸手回握

「你是他的愛人,我知道。」李起光笑得眼睛都瞇起來了

「我能請問一下,俊亨的傷勢.......」

「他的肩膀和手臂有好幾處刀傷,胸口中了一槍,所幸子彈是穿過而已並未留在體內。麻煩且差點害他喪命的,是太陽穴中的那一槍。」

一聽到俊亨的腦部中槍

我頓時臉色一白

全身的血液像是凝結般

煞是冰冷

 

 

 

 

 

 

 

 

 

 

 


「雖然我的醫術並不高明,但,我有的是經驗。」

李起光燦爛一笑

對於他長期在黑道間當私人醫生

這種刀傷跟槍傷可以說是習以為常

「你放心,他腦內的子彈已經被我取出了,現在就看龍俊亨會不會醒來了。」

「什麼意思?」方才鬆了的眉又皺起

「他是頭腦中槍耶!不是其他不致命的地方,是人體最重要的腦袋耶!醒不醒的來,還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力,不然醫術再高明的人,也無能為力。」李起光比著頭腦大呼小叫

「所以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他醒來?」我開口

「沒錯,其他的,也只能等他醒來之後再說。」李起光聳肩表示

 

 

 

 

 

 

 

 

 


「耀燮,你能留下來照顧俊亨嗎?我因為還有很多事情要忙,無法抽身。」張賢勝在一旁開口

「當然!自己的愛人自己照顧。」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

「謝謝你,但是你的工作?」張賢勝有些遲疑地問

「沒關係,我處理就好。」給他一個安心的笑容

「那俊亨就交給你了,你的房間我安排在俊亨房間的另一邊,衣服的話,房間裡有新的,你先將就著穿,等我忙完再帶你回家拿。」

「不用麻煩啦,衣服我自己回家拿就可以。」

「那好,我安排人送你回去,另外,起光會跟你說要注意什麼,我還有事,先走了。」張賢勝交代完就離開了

 

 

 

 

 

 

 

 

 

 

 

 


φφφ

 

 

 

 

 

 

 

 

 

 

 

 

 

下午

回家收拾了一些衣服

再去咖啡廳交代完事情後

回到別墅

我去找了起光

瞭解俊亨現在需要注意什麼

起光說要定時幫他擦拭、按摩身體

偶爾還可以說說以前的事

這樣有助於他早日清醒

 

 

 

 

 

 

 

 

 

 

 

 


當我站在龍俊亨的房前時

才發現自己沒了勇氣

沒有力氣去推開這扇門

怕這一切都是夢

一場很真實的夢

 

 

 

 

 

 

 

 

 


深吸一口氣後

我轉開門把走進去

入眼的是一張黑色大床

那個人虛弱的躺在那邊

床邊有大大小小的儀器

他的手上有著密密麻麻的針管

靠近一點會發現

他的臉毫無血色

蒼白的很

看著眼前的人

視線突然模糊

舉起手想揉眼睛才發現

原來是自己哭了

 

 

 

 

 

 

 

 

 

 

 

 

 

 


朝思暮想的那人

如今就在眼前

他沒死

他還活著

感動的淚水

就這樣流下

 

 

 

 

 

 

 

 

 

 

 

 

 

 

 

龍俊亨

你看我自從遇見你之後

就變得那麼愛哭

趕快醒來安慰我啊

你必須醒來對我負責

我可不允許你

就這樣一直躺在那邊

 

 

 

 

 

 

 

 

 

 

 

 

 


走近床邊

伸手摸向那人的臉

才過沒多久

就變這麼瘦了

眼裡滿是心疼

張開手握住他的手

好想就這麼緊抓著不放開

彎下腰

聽著他微弱的呼吸

接著

吻上那冰涼的嘴唇

「俊亨,是我,耀燮,我回來了........」溫柔地說

 

 

 

 

 

 

 

 

 

 

 

 

 

φφφ

 

 

 

 

 

 

 

 

 

 

 

 


晚上的時候

我一個人幫俊亨擦拭著身體

當我將他身體翻起來

露出背的時候

呼吸瞬間一窒

心頓時抽痛起來

望著他背上那條長長的疤痕

眼眶又不自覺紅了

 

 

 

 

 

 

 

 

 

 

 

 

 


「嗚...........俊亨............嗚...........」

手裡的毛巾

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在地上

右手抓著疼痛的胸口

無力的蹲坐在地上

「對不起...........嗚..............對不起.....................」

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無助的放聲痛哭

心疼到快要撕裂

像是有人剖開心

一刀刀劃開

那樣的痛

 

 

 

 

 

 

 

 

 

 

 

 

直到像是把眼淚流盡了

才又拿起毛巾

繼續擦著俊亨的身體

擦完後

我趴在床邊

手和他的相握著

只有這樣

我才覺得安心

才能安穩入睡

 

 

 

 

 

 

 

 

 

 

俊亨

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了

 

 

 

 

 

 

 

 

 

 

φφφ

 

 

 

 

 

 

 

 

 


回憶是一種無形的枷鎖

你讓我找不到這迷宮的出口

我卻也願意待在這陪你

曾經留下的痕跡

是不會被抹去的

製造越多回憶

只會加深自己陷入的速度

 

 

 

 

 

 

 

 

 

 


我歡喜,也甘願。

 

 

 

 

 

 

 

 

 

-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 Meng 的頭像
Li Meng

∞傷痕累累 .- ღ 痛徹心扉⋈

Li M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