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張賢勝嘆口氣

「既然你開了頭,那麼我就必須得知道事情的真相,我是當事人,有權利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平淡的開口說著

「不要急,我既然已經開了頭,就不會只說一半,但是,你要有心理準備,耀燮。」

「你放心,現在的我很平靜。」

自然地揚起嘴角

明明是笑著的臉

卻沒有絲毫笑意

只有傷感和愁容

 

 

 

 

 

 

 

 

 

 

 

「當年綁架你的那些人,並不是黑道,而是接受了某人的指令去抓你的。」

說完

張賢勝遞給了我幾張照片

照片上的人

就是當初綁架我的那些人

一瞬間那些回憶全都湧現

接過照片的手微微顫抖著

「是誰?」開口的聲音有點沙啞

「尹斗俊的父親。」

我驚訝的抬起頭看向張賢勝

滿臉不解

 

 

 

 

 

 

 

 

 

 

 

「他們受了尹斗俊父親的命令而去抓你,主要目的是要威脅你,威脅你不准和尹斗俊在一起。」

張賢勝又拿出了幾張照片

是那些人出入尹氏的時候被照下來的

「難怪當時他們會提到我跟尹斗俊的事。但是他們說是黑道派來的......?」我抱著疑問的開口

「那是因為他們被下令封口,你想想,一個堂堂的尹氏總裁,因為自己兒子的性向而去綁架威脅對方,這種事情傳出去豈不成了笑話。」張賢勝嘲諷似地說著

「既然你說他們是要威脅我,為什麼還要縱火?把我丟在那裡,不顧我的死活,不就是擺明要殺了我嗎!」

有些激動的開口

當初要不是被人救出來的話

我早就死了

 

 

 

 

 

 

 

 

 

 

「他們只是奉命行事,自己的死活都顧不上了,怎麼可能還會顧及你。那火,是俊亨放的。當時他一人無法對付那麼多人,只好縱火來引開他們,然後進去救你。」

張賢勝將剩下的資料都給我

上面是已經燒毀過後的倉庫

那間倉庫

就是當初我被綁去的地方

「可是......救我的人是尹斗俊啊。」微微皺起眉

當初我問尹斗俊是不是他救的

他明明承認了

 

 

 

 

 

 

 

 

 

 

「他騙你。接下來我說的,是俊亨自己告訴我的,所以沒有證據。」他無所謂地撐著頭往後躺上椅背

「騙......我?」臉色漸漸變的凝重

「當時你被綁走的時候,俊亨剛好看見,他就追了上去,到達倉庫之後,他發現憑他自己一人的力量,打不過那些人,所以他才會縱火引開他們,說真的,他這根本就是有勇無謀的做法,都沒想過這樣會不會讓你們受傷。」張賢勝無奈地說

「然後呢?」

「後來趁那些人逃走之後,俊亨就跑進去救你了,救出你後,直奔醫院,你當時因為吸入濃煙而昏迷,當你醒的時候,尹斗俊剛好來了,俊亨想著,你喜歡他,而你那時又問是不是尹斗俊救你,他也承認了,俊亨就順水推舟的把這個功勞給尹斗俊,自己負傷的離開了。」

「負傷?」臉頓時一白

「在救出你的時候,因為火燒得太旺盛,導致有鐵條掉了下來,俊亨將你緊緊的護在懷裡,所以你沒受傷,而他啊,背部因為延誤治療,再加上鐵條太高溫,即使傷好了,但也留下傷疤。」

提到傷疤

龍俊亨的背確實有道疤痕

但我沒有問那是怎麼發生的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再次提問

「只是看不下去你們這樣互相傷害罷了。」

張賢勝從口袋拿出菸點燃

我驚訝了下

沒想到

他也會抽菸

 

 

 

 

 

 

 

 

 

 

「阿對,資料袋的最裡面有你被綁架時,尹斗俊出現在他辦公室的照片,這可以證明,尹斗俊當時說謊騙你。還有,當俊亨在倉庫外思考該怎麼救你的時候,他聽到了顧門的人說,是尹斗俊的父親指使他們的。」張賢勝漫不經心地補充

我看著照片上的時間

回想起那時候

心臟突然感覺好痛

眼眶也不自覺泛紅

 

 

 

 

 

 

 

 

 


「為什麼俊亨不告訴我,是他救了我?」聲音漸漸變的沙啞

「他說,他不想打擾你的幸福。他知道你那時喜歡尹斗俊,所以選擇退出。」張賢勝吸口菸後回答

「他怎麼那麼傻.......」

緊緊咬著下嘴唇

眼裡滿是心疼

「忘了說,他當時從醫院離開後,回到家,才剛進門,就昏倒了,而且你知道嗎,他背上的傷口有多慘不忍賭,整個血肉模糊,連當時治療的醫生看了都搖頭。」

感覺張賢勝想趁機報復我

故意說著這些

增加我心臟的疼痛

我也不枉費他的期待

心疼的流下淚

 

 

 

 

 

 

 

 

 

 

到底是多麼執著的愛意

才讓你不顧一切隻身來救我

忍著那麼痛的傷將我送到醫院

明明自己也受傷了

卻不當一回事

還犧牲自己來成全我的幸福

龍俊亨

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

如果今天我沒有知道真相

是不是你就這樣瞞我一輩子

 

 

 

 

 

 

 

 

 

 

「等等就要到了。」張賢勝開口提醒

我按下窗戶的開關

讓風吹進來

同時

也讓自己的腦袋冷靜一下

整理混亂的思緒

 

 

 

 

 

 

 

 

 

 

 

「賢勝,你喜歡俊亨,對嗎?」開口隨意地問著

意料中

張賢勝身體怔愣了下

「你問這個是什麼意思?」他口氣變得有些差

「那你應該很討厭我,恨不得我離開俊亨,走得遠遠的才是,怎麼突然想解開我們之間的誤會呢?」我回頭對著他笑著

「因為我明白,我無法取代你在俊亨心裡的位置。」他眼神帶著些失落

「對不起。」聽到回答後有些意外

「你不用跟我道歉,俊亨也知道我的心意,但他從來不戳破。我也說過,我跟他可以是任何關係,但唯獨不會是情人。」張賢勝扭頭望向窗外輕輕地說

「謝謝你。」真心地

「況且,這都是過去式了。我對他已經放下了。」

張賢勝轉過頭來望著我

揚起嘴角笑了

 

 

 

 

 

 

 

 

 


「我們..........能當好朋友嗎?」我小心的開口詢問

「耀燮,我早就把你當朋友了耶,你這麼說,讓我很受傷哦~」

張賢勝又恢復以前屌兒啷噹的樣子

「摁!我們是朋友。」回給他一樣的笑容

車內的氣氛就這麼安靜下來

彼此再也沒有說話

直到抵達葬禮門口

 

 

 

 

 

 

 

 

 

 

「下車吧。」

張賢勝率先下車

我緊接在後

葬禮規模很大

比起一般人都還要來的莊嚴

許多道上有名的人也都來了

兩側都站滿了龍燄的手下

每個的表情都帶著傷痛

有些甚至都紅了眼眶

 

 

 

 

 

 

 

 

 


抬起頭

望向正中間的靈堂

照片上的人

是我的摯愛

想開口說些什麼

卻如鯁在喉

一點聲音也發不出

 

 

 

 

 

 

 

 

 

 

邁開步伐慢慢走過去

雙腳像灌滿水泥一樣

那麼沉重

每走一步

心就抽疼一下

呼吸也漸漸變得難受

 

 

 

 

 

 

 

 

 

 

直到走進靈堂

拿著香拜著照片上的人

突然

感覺一切都好不真實

認為這只是個玩笑話

當我摸到那骨灰罈

霎時被冷得激靈了下

才發覺

這不是夢

是現實

 

 

 

 

 

 

 

 

 

 

失神的走完所有儀式

「你站住。」

當我準備要離開的時候

突然有人對著我喊聲

剛要回頭

臉頰卻猛然被揍了一拳

 

 

 

 

 

 

 

 

 

 

「你不是家主的愛人嗎!那你怎麼可以這麼冷靜!一滴淚也沒有,死掉的人可是你的愛人欸!你怎麼可以這麼無動於衷!」

那人哭喊著罵

我摀著被打的臉頰

那一拳

力道大到使我的頭嗡嗡作響

好不容易等視線清明時

我看著他

是當初我闖入作曲室

眼神帶著殺意的那人

 

 

 

 

 

 

 

 

 

 

「洪基!你在幹什麼!」張賢勝帶著怒意的喊

他伸手將我扶起來

「我有說錯嗎!」李洪基瞪著我

「不准鬧事。」張賢勝惡狠狠地警告

「賢勝,我沒事。」我伸手將張賢勝擋在身後

走向前看著李洪基

 

 

 

 

 

 

 

 

 

 

「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不傷心、不難過?」開口問著他

「你這麼平靜,連淚都沒有流,誰看的出來你很傷心?」他沉著臉回答

「誰說傷心就一定得哭?你知道嗎,我的心現在很痛,很痛。痛得好像有人將我的心狠狠撕開一樣!痛得我連呼吸都覺得快要窒息!我恨不得現在在那邊的人是我你知道嗎!」

伸手指向靈堂

眼眶血紅的看著他

聲音從顫抖變成咆哮

「你......」

對方好像被我嚇到一樣

說不出話

 

 

 

 

 

 

 

 

 


「難道要我把心拿出來給你看,你才知道嗎?那好阿,你現在就過來,挖開我的心,看有沒有在淌血!」

我指著心臟的位置

朝他大吼

無盡的傷痛

又再一次使我爆發

眼淚承受不住重量

痛苦地落下

「耀燮!你冷靜點!」

張賢勝在旁看不下去

將我拉到身後

 

 

 

 

 

 

 

 

 

 

「洪基,我知道你無法接受俊亨的死,但你好歹也看一下場合,這裡是葬禮!不准鬧事。」張賢勝沉著臉嚴肅地說

「對不起,張少。是我太過激動了。」李洪基說完就轉身走了

「嗚..........」淚水瞬間潰堤

「走吧。我送你回家。」

張賢勝將我帶離會場

 

 

 

 

 

 

 

 

 

 

「借我,靠一下。」

上車後

將頭靠在張賢勝的肩膀上

我問著

 

 

 

 

 

 

 

 

 


他沒有回答

就讓我這樣靠著

淚靜靜地流

我看著窗外的場景

一幕幕飛過

和俊亨的回憶

也不停出現

閉上眼

好累

心好累

身體也好累

龍俊亨

你回來啊

我好想你...................

 

 

 

 

 

 

 

 

 


當意識漸漸模糊

耳邊也安靜下來

 

 

 

 

 

 

 

 

 

龍俊亨就是梁耀燮的全世界

你死了

我的世界也就跟著崩塌

 

 

 

 

 

 

 

 

 


最後一滴淚

順著眼角

滑落臉龐

 

 

 

 

 

 

 

 

 


+++

 

 

 

 

 

 

 

 

 

你帶走了我的心,留下了帶不走的回憶。

 

 

 

 

 

 

 

 

 

 

- To Be Continued -

 

 

 

 

 

 

αααααα

好像太久沒寫文

手感生疏了很多

我很努力地找回感覺

但好像筆風有點改不回來了TATTTTTTTTTTT

完全像變了個風格 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 Meng 的頭像
Li Meng

∞傷痕累累 .- ღ 痛徹心扉⋈

Li M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