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喝酒回家

不管是微醺還是醉了

「我不是要你少喝點嗎。」

那人總是會皺著眉

扶我到床上休息

以免我直接睡在地板或沙發上

隔天還會做醒酒湯給我喝

 

 

 

 

 

 

 

 

 

 

每當菸灰缸滿了

「你要抽菸可以,只能一天一根,而不是一整包!」

那人總是會把菸灰缸清空

還會保持家裡最少都有一包菸

 

 

 

 

 

 

 

 

 

 

每當我熬夜寫詞作曲不睡覺

「都幾點了還不睡,你是想爆肝嗎?」

那人總是會窩在作曲室的沙發上陪我

明明沙發小也睡的不好

他還是會在那安靜的陪著我

 

 

 

 

 

 

 

 

 

 

每當我熬夜趕歌詞

「歌詞趕完就快點休息吧。」

那人總是會泡著咖啡給我喝

 

 

 

 

 

 

 

 

 

 

每當我凌晨才回到家

「......」

那人總是會躺在沙發上等到睡著

讓我一開門時

就能看到他在等我

直到我抱著他一起回房間睡

 

 

 

 

 

 

 

 

 

 

每當我一起床就拿可樂要喝

「剛起床不准喝這個!」

那人總是會搶走我手上的可樂

換上一杯熱騰騰的牛奶

儘管這樣

冰箱裡一定還會有可樂的存在

 

 

 

 

 

 

 

 

 

 

 ///

 

 

 

 

 

 

 

 

 


現在喝酒了

不會再有人扶我到床上睡

還有做醒酒湯給我喝

 

 

 

 

 

 

 

 

 

 

現在菸灰缸滿了

不會再有人幫我清理

家裡也不會保持最少有一包菸

 

 

 

 

 

 

 

 

 

 

現在熬夜在作曲室

不會再有人

在旁邊的沙發上

默默陪著我

 

 

 

 

 

 

 

 

 

 

現在熬夜趕歌詞

不再會有人泡咖啡給我喝

 

 

 

 

 

 

 

 

 

 

現在我半夜才回到家

不會再有人睡在沙發上等著我

 

 

 

 

 

 

 

 

 

 

 

現在一起床

不會再有人搶走我手上的可樂

換成熱牛奶給我

冰箱也不會固定有可樂

 

 

 

 

 

 

 

 

 

 

 

原來

他在身邊

已經成習慣了啊......

可惜

這習慣就算我想要改

也無法改掉

 

 

 

 

 

 

 

 

 

 

不再有人關心的感覺

真的是他媽的難受

明明回到了最初的生活

我卻是這麼的不適應

是不能適應

還是不肯適應?

自嘲地笑了笑

把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人都是這樣

失去了

才知道後悔

才曉得當初

應該好好把握

 

 

 

 

 

 

 

 

 

 

 

最令人遺憾的不是失去

而是擁有的時候

沒有好好地珍惜

 

 

 

 

 

 

 

 

 


很多痛

都是自找的

怨不得誰

 

 

 

 

 

 

 

 

 

 

 +++

 

 

 

 

 

 

 

 

 

 

在這個街口我告訴了你

你要好好過

你的幸福

要好好的把握

我轉身沒回頭

到了下個路口

我淚流

我知道只有這樣不再交流

留下一絲尊嚴

留下最後祝福的藉口

至少讓彼此好過

 

 

 

 

 

 

 

 

 

 

- To Be Continued -

 

 

 

αααααα

在這還是說一下好了

我的文以往都是用第一人稱

也就是"我"的方式在寫

不過寫到最後都會參雜第三人稱

也就是觀看者的角度

不知道這樣換來換去有沒有人會搞混欸QAQ?

我希望大家都能看得懂我的文的

所以都寫得很簡單 ←其實頭腦也很簡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 Meng 的頭像
Li Meng

∞傷痕累累 .- ღ 痛徹心扉⋈

Li M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