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耀燮回到家後

就把自己鎖在房裡

梁母看著兒子總算回家了

很高興

可是見兒子鎖上房門

心情就又變回擔心

 

 

 

 

 

 

 

 

 

 

尹斗俊知道梁耀燮已經回家

就趕緊跑去梁家想見他

不料卻和晚飯一樣

被困在門外

「斗俊啊,你跟耀燮感情比較好,幫伯母勸勸這孩子吧。」梁母希望尹斗俊能幫忙

「我會的,伯母您就先去休息吧。」

 

 

 

 

 

 

 

 

 

 

梁母一離開

尹斗俊就敲著房門

「耀燮啊,出來吃飯吧。」

「我不想見到你,給我滾。」

「你先出來吃飯。」

「是你對不對?是你要俊亨趕我走的是不是?」

梁耀燮隔著門

朝尹斗俊大吼

 

 

 

 

 

 

 

 

 

 

尹斗俊驚了下

「你胡說什麼呢?龍俊亨他說謊。」

「俊亨什麼都沒有說,是我自己猜到的。」

「耀燮.......」

「你以為趕走我身邊所有的人,我就會回到你身邊嗎?尹斗俊你放過我好不好。我早就不喜歡你了。」

「我不會放手的。」

「你到底要我怎麼樣?」

梁耀燮用力的捶著門

尹斗俊被嚇了一跳

「耀燮你冷靜點,不要激動。」尹斗俊試著安撫

「我再說一次,放過我,然後滾。」語氣堅決

 

 

 

 

 

 

 

 

 

 

尹斗俊知道再這樣下去不行

會把梁耀燮逼瘋

只好先退一步

「那我先走,改天再來看你,記得吃飯。」

等到門外沒動靜

梁耀燮又開始哭了

 

 

 

 

 

 

 

 

 

 

φφφ

 

 

 

 

 

 

 

 

 

 

接下來的日子

梁耀燮也不知道是怎麼過的

迷迷糊糊又茫然的過著

等到他回過神來

才發現自己

已經站在龍俊亨工作的酒吧門口

來這裡幹什麼?

想著想著

梁耀燮還是走了進去

望向本來要有人演奏的舞臺上

卻沒有任何人

奇怪

他沒來上班嗎?

 

 

 

 

 

 

 

 

 

 

「你來啦。」

正當梁耀燮疑惑時

有人拍著他的肩叫他

轉過頭才發現

原來是張賢勝

因為先前的事情

梁耀燮的表情見到來人後

不是很好

 

 

 

 

 

 

 

 

 

 

「不要這種臉嘛~ 過來,我請你喝酒。」

儘管心裡百萬個不想

最終

還是被張賢勝拉到一旁坐下

 

 

 

 

 

 

 

 

 

 

「這杯罌粟,我請你。」

張賢勝調了一杯他自創的酒

遞到梁耀燮眼前

望了張賢勝一眼

梁耀燮把酒拿起來喝了

一入口是酸澀的

漸漸變甜

卻又不知道為什麼變苦

最後入喉前

變成甘甜的味道

只能說這酒會讓人著迷

甚至是上癮

 

 

 

 

 

 

 

 

 

 

「好喝對吧~」張賢勝得意

本來還沉浸在酒裡的梁耀燮回神

「這是我為俊亨調的酒。」

只是一句話

梁耀燮就覺得心抽了下

「別誤會,不是那個意思。」

張賢勝笑了笑

如果仔細觀察

會發現他的笑裡

帶著傷感

 

 

 

 

 

 

 

 

 

 

「你想說什麼?」梁耀燮總算開口

「俊亨是罌粟,不僅吸引人,還會讓人上癮,然後中毒。」

「我不懂。」

「他對你是有感覺的。」

「是嗎?」

「相信我,只要你回去,他一定不會放你走。」

「你憑什麼認定我會回去?」

「我跟俊亨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感情很好的兄弟,但絕對不會是戀人。」

 

 

 

 

 

 

 

 

 

 

「你到底想說什麼?」梁耀燮皺起眉

「如果你們在一起了,請絕對要記得,不管俊亨做了什麼事,一定都對你有好無壞。」

「你怎麼覺得我們還會在一起?呵呵。」梁耀燮扯著嘴角笑了

「如果他不在乎,那他就不會好幾天沒來上班待在家,其實他在等你。」

梁耀燮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胸口感覺悶悶的

 

 

 

 

 

 

 

 

 

 

「騙人。」

「我沒必要撒謊,還有你,如果不在乎他,怎麼會來呢?呵呵。」

心情被張賢勝說中

梁耀燮不喜歡這種感覺

 

 

 

 

 

 

 

 

 

 

總覺得再待下去會受不了

梁耀燮起身準備走人

手卻被拉著

張賢勝看起來不像是有這麼大力氣的人

現在自己卻掙不開他的手

「讓我們把話聊完再走,好嗎?」

想了想

梁耀燮還是坐下

「謝謝。」張賢勝甜甜的笑

 

 

 

 

 

 

 

 

 


「還要聊什麼?」

「請你,一定要體諒俊亨,不管發生什麼事,請一定要相信他,你誰都可以不信任,唯獨不能這樣對他。」

「我真的從頭到尾都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未來你就會懂得。」

 

 

 

 

 

 

 

 

 

 

張賢勝又調了一杯罌粟遞上前

「如果可以,請你不要離開俊亨。不過如果你真的想走,他不會硬逼你留在他身邊的。」

「你到底要我怎麼樣?」

梁耀燮不耐煩了

他根本聽不懂張賢勝在說什麼

「請你,一定要記得今天我所說過的話,就這樣。」

「那我可以走了嗎?」

「請便。」

張賢勝抬起手示意

臉上還是帶著平常的笑

梁耀燮喝完杯子裡的罌粟

二話不說直接離開了酒吧

走往龍俊亨家的方向

 

 

 

 

 

 

 

 

 

 

是不是在這樣的夜晚裡

才會想起過去的我和你

忘不掉的過去美好回憶

是不是因為我還在乎著你

如果能忘記這片段記憶

我會不會

就不會迷失在回憶裡

漫無目的

的回憶

 

 

 

 

 

 

 

 

 

 

-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 Meng 的頭像
Li Meng

∞傷痕累累 .- ღ 痛徹心扉⋈

Li M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