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一個人,只需一分鐘。

喜歡一個人,只需一刻鐘。

愛上一個人,只需一小時。

但要忘了一個人,卻要一生。

 

 

 

 

 

 

 

 

 

 

 ⋈⋈⋈⋈⋈⋈  

 

 

 

 

 

 

 

 

 

 


俊亨最近很不對勁

自從西班牙回來之後

整個人就很奇怪

偷偷跟在他後面

看他究竟想幹麻

 

 

 

 

 

 

 

總覺得有人跟著自己

走到角落躲了起來

等到那人經過時

抓住他的後頸往牆上撞去

那人卻反身扣住我雙手

將我壓在牆上

「耀燮? 你在幹什麼?」來人將我放開

「我也正準備問你這問題,你要去哪裡?」

「我沒必要向你解釋吧,耀燮,等等」他往聚集點走去

「這裡有什麼,俊亨?」打開門進去

「上樓去吧,我給你解釋這一切」

「從西班牙回來以後,你就變了個人似的,爭強好勝,整天偷偷摸摸的」

「又來了,我說過」

「斗俊中槍的時候,那房間裡就只有你和克里斯,還有我看到你在控制台上用你的指揮代碼」

我轉身面對他

 

 

 

 

 

 

 

 

 

 

我們存在的組織

N.M.A.S

這裡的人都身無分文

因為我們都是

死刑犯

被選中的死刑犯

N.M.A.S會使他們假死

會讓世界上的人都以為

他們死了

然後再帶來這個基地

訓練他們成為頂尖殺手

為政府工作

N.M.A.S為了怕有人逃走

每個人身上都有植入追蹤器

指揮代碼會讓追蹤器啟動和失效

 

 

 

 

 

 

 

 

 

 

「是你,對吧? 幕後操控著這次的叛變?」

「這不是叛變,耀燮,你不懂」

「你說得對,我不懂」

「我必須這麼做」

「為什麼?」

「如果我不幫大家逃離N.M.A.S的話,會有更多人受到傷害」

「你是指像斗俊那樣?」

斗俊是這裡的領導者

被我開槍打傷

昏迷中

 

 

 

 

 

 

 

 

 

 

「幫幫我們」

「你說什麼?」

「是你整天說這裡很危險,讓我離開這裡」

「我說的是你」

「那其他人呢? 我們有機會救他們,耀燮,他們所有人」

耀燮看了看我身後

「他們在這下面嗎?」

我們一起走了下去

 

 

 

 

 

 

 

 

 

 

「有多少人?」

我停在階梯上

耀燮則走到下層

突然

被我聚集起來的人都走了出來

「非常多」離耀燮最近的一個這麼說

出現的人越來越多

我嚇到了

本來沒這麼多的

 

 

 

 

 

 

 

 

 

 

有人拿起槍對準耀燮

我趕緊下階梯阻止

「退下」

「他知道得太多了,他會揭發我們的」

「他什麼都不會說的,他是我們這邊的」

「這讓人難以信服阿」

「克里斯? 你怎麼出來的?」

「各個崗位都有人加入到我們的隊伍,包括保安」

「克里斯,聽我說,耀燮在幫我們,你以為是誰來關掉追蹤器?」

「追蹤器關掉了嗎?」拿槍對著耀燮的人說

「還沒,不過當東雲離開的時候,讓耀燮接手,耀燮用他的權限繞開了加密協議,我們隨時可以使用」

那人聽了我說的話後

放下槍

 

 

 

 

 

 

 

 

 

 

東雲是斗俊昏迷後

暫時掌管這裡的人

 

 

 

 

 

 

 

 

 

 

「N.M.A.S要為我弟弟的死負責,你們覺得我會效忠這地方嗎?」

耀燮的弟弟因為N.M.A.S的關係而喪命了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克里斯開口

「現是是時候了」放下槍的人說

「你們在說什麼?」我不解

「我們要拿下指揮中心,我們人多勢眾,如果追蹤服務器真的這麼脆弱,我們可以在張賢勝或其他人重新開啟加密協議之前採取行動」克里斯自然的說

張賢勝是這裡最強的駭客

「我們不需要這麼做,我依舊可以讓所有人靜悄悄地,安靜離開這裡,我們去和他們交火,這會演變成一場屠殺」邊搖頭示意

「流的是他們的血」

「計劃不是這樣的!」

「計劃趕不上變化,今晚我們就讓所有人逃出這裡」

 

 

 

 

 

 

 

 

 

 

他們抓住東雲後將他關起來

然後到指揮聽

「所有人都退下,我們接管這裡」克里斯帶頭

有人反抗

叛變的人準備開槍

「住手! 別開槍,不要傷害任何人」我及時阻止

克里斯卻仗著叛變者都聽他的話

而為所欲為

只要有誰想反抗

就是死

 

 

 

 

 

 

 

 

 

 

「你得做些什麼,你得從克里斯那奪回控制權」

「聽我什麼?」

「真相,在沒有總統授權的情況下,政府絕對不會同意讓300名罪犯,訓練出來的殺手就這麼消失,如果你重新掌權,我們可以放出東雲,恢復秩序,但是你必須讓他們不再聽克里斯的命令」

「我以為你跟我們是一伙的」我看向他

「不,我這麼做是為了不引火上身,俊亨,如果逃走,我們的餘生都會在被追捕中度過,這些人最後得到的不是自由,而是難逃一死」

「不,這次不會了,我絕不會讓這種事再次發生」

「再次? 什麼意思?」

「這一次,我要帶他們脫離苦海」

「俊亨?」

「我們必須關閉跟蹤器,這樣他們就找不到我們了」

「看看我們抓的那些探員,他們切斷了跟蹤器,可我們還是找到他們了」

「或許你是對的」

「我知道」

 

 

 

 

 

 

 

 

 

 

走向克里斯

「克里斯,我得和你談談」

「現在不行」

「就是現在,如果我們想活過今天,就得關閉影網」

影網能進入世界各地各大執法網路

它能接入世界上所有監控攝影頭

如果留在N.M.A.S

有人就能用它找到我們

「你是唯一可以關閉影網的人」克里斯看向賢勝

賢勝就被押到服務器室

強迫關閉影網

 

 

 

 

 

 

 

 

 

 

「俊亨,你在幹什麼?」他疑問的走過來

「對不起,耀燮,我不能讓你阻止我們」

克里斯懷疑耀燮背叛我們

要人將他殺了

我及時阻止

耀燮只被帶走

和東雲關在一起

「我們會成功的,相信我」

「我相信過你」耀燮邊回頭邊說

那眼神充滿失望

 

 

 

 

 

 

 

 

 

 

賢勝不知道做了什麼

救出了東雲和耀燮

而克里斯正拿著槍對著我

「你救不了所有人,龍俊亨」

說完克里斯就走了

我坐在地上蜷起膝

不知所措

 

 

 

 

 

 

 

 

 

當我回過神來時

賢勝和耀燮已經出現在我面前

克里斯準備向賢勝開槍

我阻止了他

槍射向天花板的玻璃

散落一地

槍戰就此開始

 

 

 

 

 

 

 

 

 

 

我和克里斯打起來

搶走他的槍

他卻搶向另一人拿的機關槍

開始掃射

我一槍瞄準他

「碰」一聲

克里斯倒地不起

剩下的叛變者還想繼續

但賢勝怒了

「走阿! 你們都看著我幹什麼? 我又不是這裡的老大,想留下的留下,想走的,馬上走」他大吼

大部分的人都走了

剩下的人少之又少

我跟著一起

收拾殘局

 

 

 

 

 

 

 

 

 

 

都收拾得差不多時

我看見耀燮摸著腹部坐了下來

「耀燮,你沒事吧?」滿是擔心

「沒事,我沒事,讓我歇口氣,可能斷了根肋骨」

「你應該去醫務室」

「那裡還有醫生嗎?」

「有一個,他在照顧斗俊」

走到他身邊

坐了下來

 

 

 

 

 

 

 

 

 

 

「耀燮,我有件事要告訴你,是關於斗俊的」

「開槍打他的人是你」

「你怎麼知道?」

「我在倉庫提及他的名字時,你的反應...我是說,那時我開始確定,你不是我認識的俊亨」他伸手摸上我的臉

「我不是故意開槍打他的,我不是故意,我沒想讓這些事發生的,我發誓我沒有,耀燮,你得相信我,自始至終,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滿是自責

「是拯救所有人,我知道」他接下我的話

「不,你不知道,我沒能救我父親,我沒能救麥可,我沒能救那些和我一起受苦的人」

「木已成舟,我只想讓原來的你回來,帶我去醫務室吧」

我們站了起來

伸手扶著他的腰走

 

 

 

 

 

 

 

 

 

 

我的父親

在我小時候為了保護我

被人給殺了

麥可是我在西班牙時遇到的人

他為了幫助我逃脫

被敵人開槍射中

傷重不治

在進到N.M.A.S之前

我被一群恐怖組織控制

替他們組裝武器

我們都是被虜來的

不服從就被鞭打伺候

其實不管我們服不服從

他們也常常拿我們出氣

我逃了出來

後來被收入N.M.A.S

 

 

 

 

 

 

 

 

 

 

「有一件好事,我終於能用大屏幕看周一晚上的足球比賽了」

說完

耀燮就忽然倒下

「耀燮! 耀燮! 」

我看著他手摀住的地方

有血滲出

「你中槍了! 快來人幫忙!」

掀起他的衣服

果然在流血

「我找不到傷口,血是從哪來的?」我澈底尋找

「一定是內出血」

「什麼?」

「我以前見過,子彈射入身體後,正好擊中大動脈,我們無能為力」

「不」我大喊

「俊亨,向我保證,你會想辦法好起來的」

「不,現在別想這麼多,來人阿! 快來人幫忙!」我站起來大叫

「俊亨,向我保證」

「我保證,耀燮,你剛才說錯了,你說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事,是拯救所有人,你錯了,我想要說的是,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你」

「這是我們初次相遇的地方」耀燮笑著說

我用力地吻上去

耀燮本來摸著我臉的手

滑落在地

「不要! 不...」

抱著他

無力哭喊

 

 

 

 

 

 

 

 

 

我一直說

想拯救所有的人

但到頭來

我卻救不了耀燮

 

 

 

 

 

 

 

 

 

 

現在才懂

原來一個人可以難過到

沒有情緒

沒有言語

沒有表情

 

 

 

 

 

 

 

 

 

 

要不是我不聽耀燮的話

堅決要叛變

他也不會被克里斯的亂槍掃射到

一切都怪我

以為讓大家自由

就是拯救他們

但是我錯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被拯救

 

 

 

 

 

 

 

 

 

我從來都不知道

原來人的心真的會很痛

不論你怎麼拚命掙扎

都無法擺脫

 

 

 

 

 

 

 

 

 

 

自己最愛的人

就死在自己面前

而且還是自己的原因

才害他失去生命

這種事實

是多麼讓人崩潰

 

 

 

 

 

 

 

 

 

 

失去耀燮後

失魂落魄

渾渾噩噩

甚至不知道自己怎麼過的

 

 

 

 

 

 

 

 

 

 

我以為

我可以習慣

沒有你的生活

但我卻不知道

沒有人可以

習慣心裡

失去一個人的痛

 

 

 

 

 

 

 

 

 

 

-THE END-

 

 

 

 

 

αααααα

崩壞文趴兔(踹

下章會是一篇甜文喔(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 Meng 的頭像
Li Meng

∞傷痕累累 .- ღ 痛徹心扉⋈

Li M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